相关文章

厦门各大高楼进入清洗高峰期 “蜘蛛人”月薪上万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csqjfw.com/

蜘蛛人月薪上万元背后,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。

一条吊绳从顶楼放下来,他们换上工作服,系上安全带,坐在一块木板上,手持刮刀和水管,仔细地清洗着高楼外墙的每一寸“肌肤”……厦门“蜘蛛人”一天的工作就是这样开始的。

本月下旬起,厦门开始进入清洗高峰期,一方面是一些高层小区赶着年底交房,另一方面则是不少高层建筑需外墙清洗,清洗高峰期,忙的当属“城市美容师”———“蜘蛛人”。作为一种高危职业,他们的工作一直都备受关注。昨天,记者走近厦门“蜘蛛人”界的“老江湖”吴明青,了解他们月薪上万元背后的艰辛和危险。

绳子是他们的生命线

昨天中午,记者在翔安某小区,见到正忙于清洗小区外墙的“蜘蛛人”吴明青。

吴明青,厦门蜘蛛人家家政服务有限公司“蜘蛛人”,今年40岁,在厦从事“蜘蛛人”工作近8年。较高收入和不错的发展前景,吸引吴明青加入该行业。“现在日薪500元,一个月工作20天左右。”也就是说,他可以月入上万元。而在此之前,他先后从事过搬运工、司机等工作。

保护吴明青悬在高空工作的,是一条直径18毫米的高空吊绳,一端牢固地绑在顶楼处,另一端则从顶楼延伸至地面。绑在吴明青身上的有两条绳子,一条是主绳,用于控制升降,另一条是保险绳,用于系在身上的安全背心上。吴明青则坐在一块宽近30厘米、长近50厘米的座板上,座板两头通过吊扣连接在主绳上,他可通过吊扣来上下移动,方便高空作业。如果是清洗玻璃幕墙,还会用上吸盘,以固定好位置,更为安全。

当“蜘蛛人”得先考证

因胆子较大,刚接触该行业时,吴明青没有出现畏惧心理,而是当作一种挑战来看待。他所清洗过的高楼,当属152米高的泉州浦西万达广场住宅楼,他们6个人,用了近2个星期才清洗完成。

作为厦门“蜘蛛人”界的“老江湖”,吴明青介绍,目前厦门从事外墙清洗的“蜘蛛人”有两三百人。要从事“蜘蛛人”工作,除了要取得《高空作业证》和胆大心细外,不能患有恐高症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等疾病,身高在1.6米至1.75米之间、体重在70公斤以下、年龄在20岁至55岁为合适。

危险随时伴随着他们

长年高空作业的“蜘蛛人”,工作的高风险性不言而喻。今年5月份,位于枋湖的某汽车4S店完毕,吴明青和工友们接到清洗该4S店的任务,因施工方还未将脚手架拆掉,他们就站在这些脚手架上作业,而潜在的危险,就是他们脚下的脚手架。

其中,有一根脚手架因管内有水,导致生锈腐蚀,吴明青又正好踩到这根脚手架,导致这根脚手架断裂,他直接重重地摔在地上致左腿断了,在家休息2个多月。

把伤养好后,吴明青又开工了,但没过多久,他又碰到一次险情。

9月15日,今年以来全球强台风“莫兰蒂”登陆厦门,给厦门带来重创。在“莫兰蒂”登陆的前一天,吴明青和工友们在大风开展高空作业。“当时,是为杏林一高层小区进行外墙排险,共有七栋楼,主要是拆除空调外机、摇摇欲坠的百叶窗和过道隔扇,清理被风吹得松动的瓦片。”虽然那种大风天气已不适合“蜘蛛人”作业,但为了及时排除险情,他们还是硬着头皮上了。

那天,他们从早上一直工作到天黑,工作接近尾声时,吴明青正在清理6楼的百叶窗,突然狂风袭来,下方的高空吊绳被吹飞七八米远,吴明青迅速抓住窗户,才没被吹“飞”,“因小区外墙并非玻璃幕墙,我们没法用吸盘来固定我们的位置,当时真被吓到了。”待风稍小点,吴明青就停止了作业。

吴明青有不少老乡也在厦门从事“蜘蛛人”工作,他也常听到老乡作业时受伤的坏消息。所以,每次作业时,吴明青都嘱咐工友们绑好绳子,要仔细多检查几遍,尽量避免险情出现。

【记者手记】

工作命悬一绳 值得人们尊重

“蜘蛛人”对城市清洁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但在采访中,吴明青说,他们这个群体常常得不到尊重,雇主经常故意刁难,甚至赖账……这让他们有些无奈。

“蜘蛛人”的工作,可谓“命悬一绳”。记者现场看他们高空清洗,感到双腿发软,替他们捏一把汗。可吴明青说,这些不可怕,怕的是雇主故意刁难,扣钱或赖账。“我们用生命在赚钱,但渴望尊重。”他们希望社会对“蜘蛛人”群体多一些关注和关心。(记者陈小斌)

【行业分析】

清洁机器人抢不走他们饭碗

据悉,目前市场上已出现高空幕墙清洁机器人,但吴明青很乐观。“机器人主要用于石材、玻璃等幕墙的清洗,住宅外墙它做不了。且机器人上岗前,还要为它铺设轨道和嫁接钢丝绳,时间和金钱成本都较高。”吴明青说,“人工清洗灵活性也更高。”

作为资深“蜘蛛人”,吴明青介绍,目前在厦门从事高空外墙清洗的“蜘蛛人”有两三百人,而随着城市的发展,高楼大厦越来越多,对“蜘蛛人”的需求量自然也会增长。“蜘蛛人”队伍会进一步壮大,吴明青决定把“蜘蛛人”工作继续做下去。“哪天做累了,就停下来休息片刻,从高空看看厦门美景;等哪天做不动了,就回老家继续生活。”